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十景缎 第一百零七章

十景缎 第一百零七章

时间:2018-09-09 慕容修轻功高妙,带着蓝灵玉一路展步疾奔,没过得多久,已回到了众人下榻的客栈。小慕容正坐在堂前长凳上,见到两人进门,登时嘻 嘻一笑,道:「大哥,蓝姑娘,你们回来啦!」   蓝灵玉怔了一怔,一低头,甩开慕容修的手,匆匆奔上楼去。小慕容手指轻轻叩了叩长凳,朝慕容修笑道:「大哥,你谢不谢我?」慕容 修道:「嘿,谢你什么?」小慕容笑道:「要是我不去通知你,你现下还是自己关在房里,怎么知道有这机会去河边跟蓝姑娘说话?」慕容修一瞪眼,道:「你知道大哥生来一不喜欢道歉,二不喜欢道谢,还说这干什么?当作我谢过了不就成了?」小慕容眨了眨眼,笑吟吟地不置可 否。   这一晚众人依然留宿客栈,一宿无话。   次日清晨,微曦乍现,石娘子、凌云霞等巾帼庄四女以任剑清已然脱险,顾及庄中空虚,便要先行回庄,以免皇陵派趁虚而入。众人送行 之际,却不见慕容修人影。文渊甚感诧异,悄悄向小慕容道:「慕容兄上那儿去了?」小慕容耸耸肩,笑道:「大哥到哪里去,我可猜不透啦 .」文渊见她笑得若有所指,心知小慕容定然猜了个透,如何不加言明,却是不解,当下也没追问,心道:「不知小茵又在打什么主意?人前 不说,还是私底下问罢。」   蓝灵玉没见到慕容修,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觉,轻轻歎了口气,一言不发,纵马同三名姐妹去了。   待得巾帼庄四女远去,众人又回到客栈之中。韩虚清道:「向贤侄,你身上内伤如何?可有气血翻腾,难以平复之象?」向扬道:「已好 得多了。」韩虚清点点头,道:「你的伤势是被」寰宇神通「所伤,这门神功变化无穷,不可等闲视之。若是伤势有变,须得立时凝神调息才 是。」   任剑清在客栈中住了两日,甚觉无味,此时见石娘子等离去,也不想镇日价待在客栈里,当下道:「韩师兄,此间已然无事,咱们不如换 个地方,离京城远些便是。整天在屋里,实在可以闷死人了。」韩虚清道:「不急,今日却有一事,须得先行决议清楚。此事一了,你跟向贤 侄、文贤侄等自可随意去留。」任剑清奇道:「什么事?」   韩虚清道:「此事与本门关联重大。向、文两位贤侄,华瑄贤侄女,还有熙儿,都过来听罢。」说着缓步上了阶梯,韩熙跟着上去。向扬 、文渊、华瑄等互相对望,不知韩虚清有何要事,一一跟在后头。任剑清道:「弄什么玄虚?」一转头,见紫缘、小慕容、赵婉雁三女站在原 地不动,便道:「杵在那儿干什么?   上来啊。「紫缘道:」既是要紧事,韩先生没叫我们上去,怎能听得?「任剑清哈哈一笑,道:」你们三个小丫头,又算不得外人,这有 什么打紧?「三女脸上微热,便也跟了上去。   众人来到一间房里,各自坐下。韩虚清对任剑清道:「任师弟,依你所见,放眼当今武林,武功可与大师兄匹敌的,当有何人?」任剑清 稍加沉吟,道:「这个,算来是屈指可数。韩师兄,你若全力施展指南剑法,当能与大师兄一斗。   少林寺法念方丈、武当派云岫道长该也斗得上。再往下数,就是我跟黄仲鬼之流。滇岭派的白超然,若使尽毒术,那也厉害得很。其他或 许还有几人,总之不会太多。「   韩虚清道:「不错。皇陵派势力庞大,上至宫廷,下至市井,均有高手四伏,但真正足以傲视武林的,还是因大师兄武功艺业惊人之故。 现下大师兄四下寻集」十景缎「,倘若其中当真隐藏精妙武功,那么更加难以对付。   大师兄素有野心,皇陵派又多有邪门外道,实是武林一大隐忧。「任剑清道:」照你说来,现下便该如何?「韩虚清道:」若是华师弟在 世,他身负本门诸多绝学,定然对付得了大师兄。「说着一望华瑄,又道:」贤侄女,你是华师弟的独生女……「华瑄忙道:」韩师伯,你别 这样叫我,叫我瑄儿好啦,爹生前都是这样叫我的。「向扬道:」是啊,韩师伯,什么贤侄、侄女的,多拗口啊。「   韩虚清微微一笑,道:「好。瑄儿,你是华师弟独生爱女,应当获传本门武功最多,是罢?」华瑄一怔,道:「这……是多了一些,但有 很多我都没练,只是背了起来。爹说我武功修练不到,有些功夫还不能练。」韩虚清道:「嗯,这些功夫里面,定然有」寰宇神通「了?」华 瑄默然片刻,低声道:「是,我……这我也有记着。」   向扬、文渊两人所练内功,都是「九转玄功」,虽然精微奥妙,却究竟不如「寰宇神通」的博大精深,可是华玄清却没有将这门最高深的 神功传给两人。此时听到华瑄知晓「寰宇神通」的修练法门,不禁大为惊奇,却也并不十分在意,向扬心道:「师父未将此功传授于我,而传 给了师妹,定有他的打算。」文渊则想:「我的武功比不过师兄,师兄既然没有学到,师父不传给我此功,那也是理所当然。」   却听韩虚清道:「这」寰宇神通「,实乃本门第一神功,与九通雷掌、指南剑、八方风索、云龙腿等武功互相搭配,更有种种玄奇变化, 人所难测。龙驭清习此神功,又练了皇陵派中的独门武学,武功只有越练越快、越练越高,也就更加无人能敌。瑄儿,这寰宇神通,除了龙驭 清,便只有你爹得传,而要对付龙驭清,也需倚仗此一神功。从今天起,你便和三位师兄开始修练这门功夫罢。」   华瑄吃了一惊,急忙道:「那不成啊,韩师伯!爹在生前特别交代我,这门武功,我只能转述给向师兄或文师兄其中一人……」稍一停顿 ,望了文渊一眼,双颊微现晕红,低声道:「文师兄,我是很想告诉你,可是……向师兄武功比较高,照爹的遗言,便该传给向师兄的。」文渊道:「既然师父已有安排,自是如此。」向扬摇了摇头,道:「那也未必,再过个一年两年,说不定你的武功便胜过我了。」   韩虚清道:「再过一年两年,龙驭清的武功也更深了一层,此事不能再缓。   瑄儿,华师弟此一叮嘱,其时时局已与现下不同,不必墨守。熙儿,你们四人从今天起修习「寰宇神通」,要追及龙驭清的造诣虽然甚难 ,但是持之以恆,日后便有可为之处。「韩熙道:」是,孩儿自当努力练功。「   却见华瑄神色肃然,道:「韩师伯,这真的不行!爹曾告诉我,寰宇神通是本门至高武学,本来每代应该只传一人,不可随意传授。爹说 他跟门中另一位师兄都学了这门功夫,其中定有一人是不该获传而获传的,因为如此,爹曾和那人起了争执,闹得水火不容的。我以前不知道 ,现在才晓得就是大师伯。韩师伯,对不起,我还是只能传给一个人,就连我自己都不能练呢。」   韩虚清皱了皱眉,半晌不语,好一阵子才道:「也罢,华师弟已有安排,你便照着做罢。只是如此一来,对付龙驭清的势力不免进展的慢 了。」任剑清一直没有开口,此时忽道:「韩师兄,你钻研指南剑多年,何不把指南剑上的精妙之处多加点拨于文兄弟?如此一来,对文兄弟的武功一样能有莫大裨益。」韩虚清道:「任师弟说笑了,我学到的指南剑,与华师弟所学全然相同,并无任何差别,渊儿自然也已尽得指南 剑的要旨精义,我又有何能够传授?」   说毕,韩虚清又对着向扬、文渊两人说道:「扬儿,渊儿,你们两人武学修为已然不弱,但是皇陵派高手无数,切莫大意。此外,东厂、 锦衣卫中尚有厉害角色,便是靖威王手下,也有陆道人一类高手。此后你们行走江湖,万万不能大意。」向扬、文渊齐声答应。   赵婉雁听到韩虚清说起靖威王,登时心中微微一震,不自觉地歎了一声。向扬低声道:「怎么了?」赵婉雁道:「我……我担心哪一天, 爹爹派人追来了,该怎么办?我……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?那天白虎寨的人不知怎地来了京城,闹得这么厉害,也不知爹爹他们怎么样了?」   向扬见她神情隐有忧色,也知她心里左右为难,当下道:「婉雁,你放心,等会儿我到京城里去打探一下,弄清楚情势如何,再做打算。 」   文渊说道:「师兄,你内伤未癒,就这样潜入京城,太危险了,还是我去罢。」   向扬道:「靖威王的居所,却也只有我最熟悉,行动起来,总是容易些。」   小慕容忽道:「那靖威王在京城的府邸,可有什么厉害的机关暗器?」   向扬道:「没有。」小慕容笑道:「那就好办啦,交给他去就好了。你还是留下来陪赵姑娘要紧。否则你这一去,赵姑娘又要担心你跟王 府中的高手动上了手,岂不是当场破脸?那可更加糟糕了。」   向扬一望赵婉雁,见她也正紧张地凝视自己,心想小慕容所言也是不错,便道:「好罢,师弟,只好麻烦你了,多加小心。」   紫缘忽道:「茵妹,不如你跟文公子一同去罢,倘若当真碰上了什么为难之事,也可以帮他一下。」小慕容本有此意,只是先不明言,想 要偷偷跟在文渊后头,此时紫缘先说了出来,当下转头看了看文渊,微笑道:「你让不让我跟?」   文渊微微一笑,点头答允,朝韩虚清、任剑清一拱手,道:「韩师伯,任师叔,小侄这就去了。」带着小慕容出了房门,下了楼,离店往 京城而去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别人强姦我捡便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