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十景缎 第一百七十九章

十景缎 第一百七十九章

时间:2018-09-12 这一对林家兄弟,武功了得,箭法更是精奇绝伦,已是一等一的好手,眼见小慕容放出讯号,文渊唯恐她遇上更厉害的人物,当下不再恋 战,猛一旋身,疾踏「岳阳三醉」步法,身形如梦如幻,手中骊龙剑使得剑气纵横,锐意突围。林秀棠、林秀棣不敢撄其锋芒,边奔边躲,未 及放箭,却已被文渊冲出包围。   林秀棠叫道:「别跑,留下来决一死战!」大喊声中,猛地一枝甩手箭照文渊背心射去。文渊听得风声,头也不回,一闪身便即避过,直 奔烟火起处。林秀棣跟着冲上前来,叫道:「喂,不打想逃了?哥哥,我们追!」他本来是被文渊追到这儿,这时兄弟两人反而朝文渊追去。   三人一前两后,夜色中穿梭庭院。奔近于谦房外时,文渊猛然听见一声厉喝,跟着一阵木石破碎的声响,一株菩提树摇摇晃晃地倒了下来。只见书房外的窗边,两个人影飞快盘旋追赶。这夜月色淡薄,文渊隐隐辨出一人是小慕容,对手的身影看着熟悉,却一时想不起来。只听小 慕容叫道:「臭老头,打这么凶做什么?   等一下我大哥来了,看他不把你大卸八块才怪!「那人哼了一声,手上招数源源而出,冷笑道:」大慕容要是当真来了,我倒想领教领教 ……「   文渊一听声音,立刻认出,乃是皇陵派景陵守陵使卫高辛,不禁一惊:「是卫高辛!他是皇陵派的人,为什么会跟也先的部下一起来袭? 」但他眼见小慕容左闪右避,显然不敌,当下已不及细思,抢奔上去,叫道:「小茵,让我来!」   剑锋递出,拦住卫高辛攻向小慕容的招数。卫高辛骤见剑光,心下一凛,抽身退开,斜眼睨着文渊。   小慕容呼了口气,笑道:「你来得刚好!」文渊道:「没事罢?于大人呢?」   微一侧身,见小慕容右肩一片殷红,不禁心中一震。小慕容见他如此,立刻伸手按住伤口,道:「没事,这不算什么。于大人在房里,我 去顾着他,你对付这老家伙!」正要转身,忽又压低声音,说道:「小心,他的武功比以前高明。」   陡然卫高辛一声大喝,并掌戳向文渊。小慕容由窗翻身进房,文渊挡在窗前,御「猗兰」曲意,剑芒洒动,剎那间铺下千点繁星,彷彿空中打碎琉璃瓶,光点绽散,幻丽之中,却透着寂然静谧,由动入定,变化绝妙。卫高辛倏地停步,不做硬攻。只一招之间,文渊已经让小慕容 平安退入房中。   卫高辛暗哼一声,道:「小子,你何时做了朝廷走狗?」文渊圈剑一挥,道:「我来此保护于大人,只是防你们逞兇,可无意投身士宦。 卫高辛,你如此胆大妄为,想害于大人性命,可有想到如此一来,有谁能担当当代的内忧外患?」   卫高辛傲然道:「哼哼,我们皇陵派人才鼎盛,统驭天下,有何困难?那朱祁钰何德何能,当什么皇帝,注定败亡。这于谦不识时务,留 有何用?」   这几句话说出来,文渊更加笃定龙驭清存心篡逆,当下一振长剑,道:「有我在此,可不会让你们称心如意。」卫高辛面浮冷笑,道:「 文渊,别以为你胜了老夫一次,就可以洋洋自得!韩虚清已经离开,就凭你和小慕容两人,我还不看在眼里!」说着掌分左右,仰首喝气,睁 大的双眼充满血丝,龇牙咧嘴,只听嘶嘶声响,卫高辛全身衣物缩起,迅速扭拧,双臂衣袖竟至扯裂,浑身内劲凝聚,一望而知是施展「神兵 手」的前兆。   文渊见他神态险恶,威势更胜于昔,丝毫不敢掉以轻心,默运玄功,严阵以待。忽听剎剎风声,四枝袖箭分从左右射来,正是林家兄弟追到。卫高辛一声断喝,趁势纵身而前,迅若逝电,右手成掌劈出「大关刀势」,沉重刚猛,竟是前所未见。文渊扬声清啸,骊龙剑出,先削来 箭,继而剑光折返,掠向卫高辛手腕。   卫高辛转身急避,让剑招,兜步法,猛地旋身欺至文渊左侧,「大关刀势」逕劈文渊后背。   文渊左手圈掌起势,欲凭「潇湘水云」柔劲连消带打,重挫卫高辛。不意卫高辛神色倨傲,全然无惧,手刀重劈文渊掌心,功劲稳凝兇猛 ,文渊竟尔卸之不去,脚下反而立足不定,骤然震退两步。他大吃一惊,心道:「好深沉的内劲,这卫高辛的功力,少说陡深五成,怎么他进 步得这么快?」   卫高辛一招得手,更不容情,放声狂笑,猱身猛施凌厉杀着。右手「大关刀势」「双股剑势」「蛇矛势」轮替不迭,攻势奇险,左手「方 天画戟势」迅猛快捷,大开大阖之中,更是招招卓越,挥洒自在。这「三英战吕布」   连环绝招,是「神兵手」中极其深奥的古神兵势法,一经施展,攻势连绵不断,四种招数各有千秋,威力无穷。   卫高辛限于功力,生怕施展不当,反露破绽,以往从未临战施用,文渊更没有见过。此时卫高辛功力剧增,竟然逞此绝技,文渊一招失了先机,竟然无力反击,在掌指交错中节节败退,骊龙剑无所施为,只能不住趋避。但是卫高辛来势太狠,文渊一个守御不及,右臂被蛇矛指力 削中,虽只须臾之间,阴劲却震得文渊手臂发麻,铿啷一声响,骊龙剑落在地上。   林秀棠、林秀棣兄弟站在一旁观战,见到卫高辛如此厉害,不禁舌挢不下,却不上前合攻文渊。文渊兵器脱手,却得隙抽身,趁势「庄周 梦蝶」,以此虚幻难测的身法摆脱卫高辛缠斗,飘然退出三丈之外。   这时紫缘、小枫都已经来到于谦书房中,和于谦在一起。小慕容在房中保护众人,也不忘从窗子观望战局,见卫高辛越斗越狠,文渊一路 居于劣势,不禁暗暗担心,不住搓着手心,紧张得直冒汗。于谦看在眼里,忽道:「慕容姑娘,你去帮着文公子罢。」小慕容心中虽急着想帮 文渊,但又生怕林家兄弟趁虚而入,只得歎道:「不行,我得护着这儿呢!」   卫高辛得意非凡,忍不住嘴角高吊,面漏狞笑,叫道:「文渊,今日要你和于谦一併下地狱!」文渊趁隙吸一口气,平复内息,微笑道: 「只怕前辈难以如愿。」说来怡然自得,似乎并不为眼前劣势发愁。卫高辛怒目瞪视,血红的眼睛几乎要凸出眶来,厉声嘶吼:「死到临头,休要逞舌!」弓身一绷劲,十指陡然分开,尖啸一声,奔前戳出,乃是神兵手「连弩势」。   「连弩势」一出,犹如弩箭连发,锋锐迅猛,文渊口中说得轻鬆,心中却是绝无小觑,微吐浊气,扬声一喝,双掌翻飞灵动,再次施展「 潇湘水云」,这一回运足了功力,将卫高辛的指力一一卸开,顷刻之间,「连弩势」   攻势已尽,文渊趁势飞起右脚,逕踢卫高辛腰眼。卫高辛单掌下压迎击,不料文渊半途变招,右脚倏然收而蹬地,左脚顺势轻巧踢起,中 蕴玄功,足尖踢中卫高辛右小腿。   这一脚踢得卫高辛腿骨剧痛,激得他暴怒欲狂,双臂急抖,猛然右臂一甩成圈,使出奇门兵刃架势「乾坤圈势」,圆劲如环,势道锋利无 匹。文渊但觉胸膛一痛,已被掌锋所切,厉劲入肌半分,虚势竟得割肉见血之效,彷彿黄仲鬼的太阴刀。文渊咬牙硬挺,聚气胸口,凭着九转 玄功纯熟无比,将乾坤圈势的锐气抵去八成。卫高辛掌力一时劈不进文渊身子,愕然之际,文渊双手分上下,忽起刚柔并行之势,「渔樵问答 」波涛劲气冲向卫高辛下三路。   卫高辛下盘不定,方觉吃惊,文渊另一掌已挟着崇山峻岭般的巨力压至,卫高辛脚步失稳,被压得连退几步,忽然胸口一阵窒闷,已被这如山掌力印上胸膛「膻中穴」。这一掌打得卫高辛内气逆沖,浑身颤抖,脸上蹦现青筋,却没有被打得后退,怪吼一声,双掌齐推,反将文渊 震得飞退,险些跌倒。   文渊见这一掌并未重创对方,心中甚为骇异,暗道:「他功力纵然大进,我那一脚踢不断他的腿骨,但是膻中穴中掌,也该身受内伤,怎 么他内劲全无衰竭之象?」   小慕容隔窗看着两人恶战,也是心惊肉跳,满头冷汗,心道:「难道他敌不过卫高辛?这样不行,无论如何,非去帮他不可。」她身子一 跃,正想跳出窗外,忽然飕飕两声,两枝短箭射向面门。小慕容挥剑格开,轻轻落在窗外,骂道:「讨厌鬼,碍手碍脚的!」   林秀棠一个箭步抢上前来,叫道:「就算跟女人打,我们也不手下留情!」   林秀棣举臂欲射袖箭,道:「你要是怕了,最好还是快快走开,我们只要杀于谦而已。」小慕容微微扬眉,笑道:「好啊,算我怕了,拜 托你们让个路,让我过去帮他,行不行啊?」林家兄弟对望一眼,齐声叫道:「不行!」只听咻咻声起,几枝袖箭朝小慕容急射过去。小慕容 短剑一飘,使开霓裳羽衣剑,将来箭或格或削,叫道:「什么嘛,还不是非打不可!」   文渊和卫高辛各自中招,这时两下对峙不动,暗暗调息吐纳。文渊瞥见小慕容和林家兄弟斗了起来,心里关切,叫道:「小茵,当心,这 两人箭术相当高明……」话没说完,卫高辛又已势若癫狂地扑了上来。文渊闪在一旁,出掌还击,但是卫高辛身法如电,也已避过文渊掌力。   五人分做两边,斗得正紧凑时,忽听一个娇嫩的声音叫道:「喂,喂!那是文公子么!」另有一个声音叫道:「哎呀,真的!啊,还有慕 容姑娘!」   呼唤声中,显得很是惊奇。文渊闻声望去,见是两个青衣少女奔将过来,赫然是柳涵碧和柳蕴青,不由得大感意外,叫道:「柳姑娘,你 们怎么来了?」   柳涵碧笑道:「因为我们看到有人放烟火啊。」柳蕴青道:「可是那烟火才放一发,就没有了,不知道为什么?」柳涵碧道:「我们想看 看是谁在放烟火,所以就过来看啦,可没想到你们也在……」小慕容心道:「就是我的信号弹嘛。」   柳蕴青接着道:「是啊是啊,就是这样……喂,那个秃头翘鬍子是谁啊?」   说着手指往卫高辛指去。柳涵碧道:「啊,那边还有两个人……」一看林秀棠,再看林秀棣,忽然失声而叫:「啊、啊啊!他他他……他们两个!」柳蕴青侧头来看,道:「怎么啦?」柳涵碧叫道:「你看,你看嘛!他们两个,也长得一个模样!」柳蕴青眨眨眼睛,看了清楚, 登时惊叫起来:「啊,真的!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?」小慕容一瞄两女,道:「有什么稀奇哪?就是跟你们一样的双胞胎啊。」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学生妹大胆玩3P